再拾年。

一个渣渣的小窝x杂食所以什么cp都吃(但是主all叶.忘羡)
文笔根本没法看不过会努力修炼的
扩列吗…?这里是阿然

我银生日快乐!!!!!

你特别棒,恭喜你❤️

【王叶】一个小小小小小段子orz

是夜。


雨砸在玻璃上。对于炎热的夏季来说难得略带冷意的风钻过窗子稍稍敞开的缝隙,天边微微发紫电光劈开三千世界乌云,划破压抑的黑暗。


阵阵巨响由远及近,从遥远的天空彼端,传到窗内,传到二人耳边。


叶修睡得很浅,猛然听见雷声,就像受惊的兔子。努力瞪着朦胧的睡眼,本能的向背后温暖的热源拱了拱,翻了个身把头埋进了王杰希的怀里,还蹭了两下。


感受到怀里人的动作,王杰希也稍稍睁开眼,便看见自家恋人微嘟着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单手环着自己的腰,身子蜷起,像晚餐吃的小虾米。


王杰希的唇角上扬了一个明显的弧度,伸出手拨弄两下叶修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看着他尖尖的下巴心疼的叹了口气,脑袋凑过去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傍晚开始响起的纷乱的雨声渐渐停息,夜晚重新归于宁静。


王杰希把手放到了叶修的后背上,一下一下,轻柔的拍着,哼起了不知名的小夜曲。


——你值得被世界温柔以待,愿光明与你同在。


“叶修,生日快乐。”



修修生日快乐!

今后也会一直爱你❤️

【土银土】我们终将在茫茫天地间相会(1)

小学生文笔
字里行间写满了ooc
狗血注意orz
反正挺短而且我写的特垃圾
以上。
能接受的话w
——————————————————

——“喂,多串,你相信会有来世吗?”

天边如血残阳映在二人苍白的脸上,和着被浸染成鲜红色的土地,似是对这滚滚红尘还有些许未了的心愿,久久不忍西沉。

这是最后的战役了。

代表性的木刀洞爷湖早已不知断折在战场的哪个角落,手中武士刀尖没入土地。坂田银时拼着早已透支的身体,双手撑着刀柄向大地借来最后一丝怜悯的气力。他依然没有倒下,敛去了平日里懒散的眉眼,嘴角却始终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坂田银时问出了那句话,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凭着眼前这幅狼狈相似乎很难与当年攘夷战争时期威震敌我的白夜叉联系在一起。赤红的双瞳充斥着对敌人的狠戾与决绝,以及…些许留恋…。

背后便是他拼死守护的同伴们,即便没有回头,他也知道,自己所处的战场便是这最后一道防线,一旦在大部队赶到之前高地失守,所有的努力就都会前功尽弃,成为一个新时代脚下的尘埃。

此时他们的先头部队与后续部队拉开了距离。他们要坚持,为伙伴们抢占哪怕一点点的先机。他们不能倒下,即使面对数十倍于己方的大军压境。但是很显然,在对方这种近乎压倒性的人数优势之下,活下来似乎成了最不可能的选择。

背对着他的土方十四郎显然也很清楚自身的处境,但是坂田银时的那句话在他听来依然是那样的刺耳,虽然土方也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就失去了生存的信念。为了家人,为了友人,为了所爱之人,为了逝去的灵魂,为了想守护的事物,他们必须守在这里,虽然他们可能还未看到一个光明的未来,就必须永远地停留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土方十四郎扯了扯唇角,干裂的薄唇渗出一丝血迹。“啧,”他保持着于坂田银时相同的姿势站在他的身边,右手习惯性的摸上了平日里装着私人物品的口袋——没有烟,也没有蛋黄酱——手下触感让土方烦燥地皱起了眉,“嘁,这种事情白痴才会相信吧,这辈子种下的业果已经连数都数不清楚了,哪里还会期待有什么来世。”

但是敌人可不想给他们一丝一毫喘息的时间,话间已有数枚炮弹在二人身旁爆炸,真的双耳发出嗡鸣,听不清楚外界声响。眼前白光闪过模糊了二人的视线。土方一阵恍惚,对身侧斜刺来的一剑浑然不知。坂田银时一个闪身过去,格挡截住刀刃去路,刀锋寒芒闪烁反手没入刺客的心窝。另一人却在此时挥刀向坂田银时斩去。

——————tbc——————?

看到这里真的是太感谢啦w
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请不要大意地砸在我身上w

我修修有这—————么可爱!!!!!!!!


p8看起来怪怪的😂

1.

周而复始

总是这样一遍一遍地回忆过去,沉浸在过去,被回忆支配,成为永远留在过去的奴隶。

无论自己怎样想醒悟,想悔改,但却打不破这枷锁。

你知道的,你曾做的,

你是逃不掉的。

它们在你的脑海中盘旋激荡,充斥着你的身心,你无法面对,亦无法逃避。

于是你只能选择被回忆——那些快乐的过去所麻痹。

来吧,沉浸其中吧。

为什么会这样呢?

谁知道呢。

这挺好的。

世界又和之前没什么不一样的。

你活的快乐吗?你活的痛苦吗?

你,

活着吗?

2.

你开始照镜子

在太阳下看着自己的影子

你能感受到自己的肉体

是鲜活的

一颗心。

你看看镜子里的自己

突然又开始逃避

这个人真的是你吗

亦或者只是一个躯壳———

空空的骨架

被一团血肉模糊填满

空洞无神的眼眶透不出一丝一毫的光彩。

是了

你的灵魂在哪呢

谁来做你的摆渡人呢

一个脑洞

韩文清用霸王连拳捶你胸口???
【突然害怕.jpg】

Uncle邵_清响:

我想起了某作家不经意在文章里说出的一句话。
“女人怎么活,命都是苦的,无论多叛逆的人,都是跳不出这一滩苦水的。”

七缺三:

我的这篇微博到了四千多转时被删掉了
早就料到了....
幸亏我朋友截图了可以证明我存在过
内心只有无力感
对着群众说了很多我对女权的理解
对嘴巴很脏的人我都压抑着自己不爽的情绪
用我生平最礼貌的语气向他们解说我的思想
有什么用呢
人们还是说女权是狗屎
还是说女权有病
明明从始至终我支持的是女性有选择权
生育权,教育权,生命健康权。

我赞成希拉里对女权的看法,在美丽与哀愁这一本书中介绍了她的后现代女权主义,女性是独立于男性存在的个体,她们在社会中有自己的角色,有的人选择成为母亲,有的人选择成为妻子,而有的人不选择以上两种角色,都是可接受的。我深表赞同,女权不是反婚反育,而在于追求快乐的结婚快乐的生育。

很多人问我这个小品错在哪里,我在想,大概错在孩子的出生是因为三代单传延续香火,错在他们对孩子的执着不在于爱,而在于不甘心。

还有个人说我未来十年都得不到爱情。

首先如果我未来男友是一个粗俗鄙陋的没文化的人,我宁可不要爱情。

我记得有人说爱情是锦上添花,只有疯子才把爱情当生活的全部,我的大好前途有那么多事情要干,我肯定其中任何一项不包括“随便和哪个傻逼男人结婚然后享受不长久的爱情”

我要的男人是有远见有学识的人,他不要智商IQ180,不用顶尖学校毕业,但我要他有颗平等的心,是个坚定的女权者,而且起码他不会在网络追着别人疯咬。

有人说女性主义是不是都是疯子,我告诉你,任何群体里都有良莠不齐,有的人选择用自身影响力改变世界对女性的固有印象,比如著名的撒切尔夫人,屠呦呦,罗莎卢森堡,在历史上有无数为女性平权奋斗的伟大先人,在未来也会不计其数。

但有的人对女权理解偏差难免会出现错误的举动,比如裸体游行,激进的暴力手段,错误的认为女权是女性强权,这些都是正常现象,一个群体里如果没有这些错误思想,难免会一起走上歪路,意识到然后改正才是最佳手段。

我不在乎多少人听见你说你是一个女性主义者就掩鼻逃窜,我只希望女权的未来真的是光明的,就像我发给我老师的那篇作文一样,相信女人有一天认识到自己需要为什么斗争就可以坚定的向前走,哪怕迎面而来的人墙挡住去路,也要推翻他们高傲的进军。

我真心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改掉结婚=生子的印象,让爱掌管婚姻,让孩子诞生在充满爱意和尊敬的家庭里,而不是在强迫和压力下出生,那她\他又怎么能快乐?

与其说女权在和男人对着干,不如说女权是想要全人类更快乐的生活。

我知道一定很多人说我naive,天真,幼稚,愚蠢,但有的时候我们需要一点理想主义。

【喻叶】好久不见

小学生文笔炸
oooooooooooc预警
顺便这是个be
以上
———————————————
“叶修,我们分开吧。”

喻文州还是说出来了。


第十一赛季,叶修退役那年,喻文州和叶修在一起了。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仪式,他们接受了来自队友和对手们的祝福,开始了同居生活。


退役后叶修接到电竞总局的邀请,到那边找到了一份工作,每天辛苦奔波。喻文州回来也总是只看见一张叶修疲惫的睡脸,还有一张字条。


开始他也并不放在心上,只是伸出手摩挲着自家恋人的脸,感觉着似乎是比之前又瘦了些许,虚胖也已经看不出来,心疼地俯下身子啄了啄叶修的唇角。


第十五赛季,喻文州也退役了。由于手速的原因,他反而是比黄少天更晚才退下来,做了蓝雨的技术指导。记者问及原因,喻文州也只是笑了笑。这个圈子里的,没有人想要离开这个赛场,纵然他们也知道,总有一天,无论是自己还是队友,或者是这个战队,荣耀这款游戏,都会离开的。但他们只是想多留一会儿,哪怕一天也好。这可是他们深爱的荣耀啊…


战队为他办了一场欢送仪式,看着战队的后辈们,喻文州一杯一杯的喝着酒,脸上还是挂着苏破天际的微笑,提醒着后辈们职业选手不能喝太多。虽说职业选手不能喝酒,但是喻文州的酒量却是出奇的好,基本上没怎么醉过。这次却不知怎么的,几杯下肚就晕晕乎乎地靠在身边卢瀚文的身上,嘟囔着要叶修接他。


此时早已是深夜,叶修已经睡下多时了。客厅里插着充电线的手机开着静音,只是嗡嗡地震动着。叶修的手机是喻文州塞给他的,同样的型号和款式,一黑一白,生活在信息时代却只靠在电脑上聊QQ作为唯一的通讯工具是不现实的。手机的音量并没有大到能把几米开外熟睡着的人叫醒。蓝雨那边拨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只好无奈的把前队长扶回了宿舍。

一夜无话


似是从那时起,二人的交往仅仅限于一起吃饭时例行公事一般的汇报今天的工作,打荣耀抢boss时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发出有节奏的敲击声还有偶尔做//爱时唇齿间溢出的粗重喘息。这些构成了他们生活的主旋律。


直到那天,喻文州再次邀请趴在电脑上的叶修出门无果,突然一股无名火从他心中烧起。喻文州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睁大了眼睛,似乎是惊异于自己原来早已经想这么说了。但还是把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看着依旧不为所动的叶修,转身回房。


“他怕是早就厌倦我了吧。”

喻文州这样想。



“叶修,分手吧。”饭桌上,喻文州味同嚼蜡般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还是把这句思量已久的话说了出来。叶修微微一愣,夹着菜的筷子肉眼可见地颤抖起来,而后又迅速稳定。他抬起头,双目无神,呆呆的看着喻文州,没有问为什么,或者说不必去问。叶修艰难地张开嘴,仿佛要撬开的是千金的重量,他知道,只要说出那个字,两人就再也无法回头。可最后他还是说了,没有眼泪,没有分手炮,他只是眯了眯眼,说:“好。”


当天晚上,叶修就从同居的屋子里搬了出来。这么多年也没有多少东西,仅有一只小小的行李箱。一轮上弦月挂在天上,只不过被迷蒙的雾霭遮住了,若隐若现地。

深秋的夜晚带了些凉意,他不知道该去哪,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乱走着,路旁商铺的灯都熄了,只剩路灯昏黄的光亮照在他身上。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和婴孩的啼哭声。叶修被搅得心烦意乱,想给叶秋打个电话,伸手摸向口袋却发现可能是掉在了街上的哪个角落,却也不想去找,用路旁的公共电话庭拨出了叶秋的电话。


没过多久,一辆高档轿车转了几个弯飞驰向叶修的那个方向。叶秋大半夜被叫起来,想到混蛋哥哥的情况也是烦躁不安,一个转弯处好像压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那东西应声而碎。他暗骂一声,踩在油门上的脚却没有抬起。


喻文州想联系叶修,想知道他过的好不好,他拨了数十个电话却只听到机械冰冷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


“叶修,你,还好吗?”



多年后,叶修和喻文州都分别组建了各自的家庭,有了美丽温柔贤惠的妻子,和一双调皮可爱的儿女。那时,荣耀联盟由于种种原因,已经进入了最后一个赛季。


总决赛在B市举行,这个承载了叶修和喻文州多年回忆的地方。在场馆门口,两家不期而遇。
叶修笑着看向喻文州,喻文州握住儿子的手突然一紧,孩子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爸爸。片刻后,喻文州也勾起了唇角。


“叶修,好久不见。”


—————————————————
看到这里真的是太太太太太感谢啦!
谢谢并没有嫌弃这垃圾水平
会努力修炼的❤️
muaaaaaaaaaaa!